医疗行业APP经常游走在法律边缘

摘要:上周春雨医生APP宣称完成C轮5000万美金融资,这一涵盖最近热门关键词如“移动互联网”“医疗”“医患关系”的移动产品又被评论界赋予了更多的故事。最近也有朋友与铁哥讨论此事件,铁哥咨询了医疗卫生系统的朋友以及法律界人士,对以春雨医生为代表的医疗产品有了些自己的看法。

      上周春雨医生APP宣称完成C轮5000万美金融资,这一涵盖最近热门关键词如“移动互联网”“医疗”“医患关系”的移动产品又被评论界赋予了更多的故事。最近也有朋友与铁哥讨论此事件,铁哥咨询了医疗卫生系统的朋友以及法律界人士,对以春雨医生为代表的医疗产品有了些自己的看法。
                                              重庆APP开发公司要多少钱?
      医疗主打的互联网产品从pc时代就没停止过,各种挂着名医头衔的寻医问药网站也是屡见不鲜。而春雨医生主打的“身体不适问春雨”,本质上是将pc时代的寻医问药搬到移动互联网中。

       医患之间沟通的最大障碍在于信息不对称。医疗卫生领域专业性很强,医生掌握从诊断到病情解释到处方几乎所有环节的话语权,病人只有照单全收的份。中国医疗资源相对紧张,尤其是三甲医院医患比例严重失调,这导致医生很难有时间耐心的认真解答病人的疑问,医患矛盾也就此埋下。春雨医生的本质是线上专家解答,打破线下预约挂号的烦恼,实时与专家沟通。

       春雨医生的故事确实很好,这也是春雨医生能够拿到5000万美金的重要原因。在中国医疗资源稀缺的背景之下,有个挂某三甲医院主任头衔的医生负责在线解答病人的疑问还是有几分安慰的。但在目前的法律制度之下,春雨医生是在走一条法律边缘的道路,十分危险。

       对于医生,无论在何平台或是机构,都是要遵循一系列法律规定的,毕竟医疗关乎性命,稍有闪失就会铸成大错。国家对于医生的非法行医有严格规定,即取得医师执业证书的人在超出登记注册的执业地点、执业类别、执业范围等情况下从事的医疗服务活动。医生在线为病人解疑答惑虽然是人在医院,但解答是在线上,明显是违背此项规定的。

       医生诊断病情要全方位多角度的来获取病人信息,如果仅靠线上病人的自我描述则难免信息缺失,贻误病情。为此,线上的诊断效果很难靠谱。一旦医生针对在线描述做出病情诊断,则涉嫌非法行医问题。

       因此,春雨医生很巧妙在打一个擦边球,非常聪明选择了貌似安全的游走于法律边缘的路线,即只咨询不诊断。既然诊断违法,那就尽可能只做康复养生阶段的解答而不做具体病情的诊断,即使针对病情也尽可能的只讲大而化之的理论,少做针对性的建议,尤其是关于药物使用的。如此,春雨医生就成为了健康领域的咨询平台,用非法行医的标准很难对其限制,自然就安全了。

       只是健康咨询与诊断的边界究竟如何界定是很难的。比如用户在康复阶段如何调整药物使用剂量是该划为咨询还是诊断就有点模糊了,诸如此类例子还有很多。春雨医生几乎也是一脚踩在咨询一脚踩在诊断,稍不小心就面临重大问题。

        如果主打概念是健康咨询,春雨医生对于病人的吸引力也必然在减小。用户虽然付费能够看到貌似是某知名三甲医院的主任级别医生在回答问题,但所得结果基本是一般医生都可回答的大路观点,其价值对于病人还有几何?

        铁哥也专门咨询医疗体系内医生,谈及在线咨询病情,该朋友解释不少平台中回答病人的问题都是一些编辑通过搜索自行回答的,只是冠以专家名字而已。而最负责任的专家也仅仅是挂名,问题由学生来回答。“你想想,一些三甲医院的主任级别的每天就诊学术会议都忙得要死,怎么可能有时间去回答网上的不可见病症的问题呢?”当然铁哥并非说春雨医生是此现象,只是想说在线就诊虽然表面上信息透明了,但在线诊断过程由于人为因素以及平台制约会造成对医生方的单方面信息屏蔽,信息也是不对称的。目前,尚未看到春雨医生有更好办法能够打破此信息鸿沟。

        医疗健康是移动互联网未来大金矿是毫无疑问的,但目前法律制度以及医疗行业的特殊性现实又是残酷的。虽然有不少如春雨医生般令人振奋的案例,但铁哥还是觉得这些都不应该是未来的主流。而如果您是患者,也请您对在线诊断保持清醒认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重庆奥芬多网络立场。
本文由科技说授权虎嗅网发表。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